《雲岫潮音》賞讀二

譚芯芯

《雲岫潮音》詩集付梓之際,機緣巧合,我有幸先睹為快。繼而,一種情懷再也放不下——品讀詩集欲罷不能,由此對作者劉文瑞女士有了更深刻的感悟。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我和文瑞在吉林油田相識。她儀態大方,聲音清脆,做事幹練,熱情善良,冰雪北國中格外出眾。

文瑞有情——見我大齡單身生活清苦,特意請我到她家吃飯。很隆重、很親切、很自然的一頓東北飯和她那片真情永遠地刻在我心裏。

朝起霞落,歲月荏苒。相隔二十二年,從朋友那得知文瑞與夫君李建慶在北京昌平幫其兄長管理著藏獒莊園。二ΟΟ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和文瑞在獒園相聚,重續前緣。

文瑞還是那麼熱情,聲音依然動聽,且話語幽默而有品位。她健談、善評,只要出自她口中的人和事,準入木三分。和她這樣的人在一起,心情釋放,精神愉悅。

文瑞夫婦把獒園管理得有聲有色。每一寸山地都浸透著他們的艱辛,每一灣池水都溶進了他們的熱汗,每一種生靈都傾注著他們的心血。山水活了,獒園興旺了。群獒長吠,威風震山!

獒園令我贊嘆,文瑞夫婦讓我感嘆!

雲岫潮音。(資料圖片)

文瑞有心——她把對獒園的熱愛,對生活的感知,對情意的珍視,寫進了詩篇。可謂厚積薄發,激情勃發。

詩集內容豐富,一百九十八首詩詞是她心扉的代表,是她的自我超越,是她對生命的回報。詩集形式多樣,古體、現代、散文兼有。詩集風格開朗、明快。文如其人。

文瑞有意——她並未沉陷於繁忙的事物,而是自如地駕馭著生活。無論大事小情,在她的精神世界中都被演化成歌詠的對象。天地日月,河流山川,鳥語花香,東方神犬……盡在她的筆下,一切都被她賦予靈性,生機勃勃。

文瑞有才——她出口成章即興詩作,抒情寫景狀物敘事一氣呵成,才思敏捷且視角獨特。

文瑞快樂——快樂充盈著她的身心,她將快樂充滿了作品。這種快樂的情緒取決於她熱愛生活的態度,幻化成快樂的心境,表現在作品裏必然是豁達、光明、爽朗。

文瑞豪情——無論是四季輪回,亦或山水風物,都被她冠以颯颯英姿。在她的作品裏,可以看到綿綿的相思,悠悠的情懷,拳拳的真愛。即便如此,那也是文瑞式的情感,思而不悲。讀她的作品,讀不出哀傷,讀不出憂愁。恣心放意,把酒歡歌,無不帶著文瑞的豪爽,豪情。古往今來,從不乏借酒消愁,可文瑞「有酒奈無愁」!巾幗豪情。這種豪情鑄就了她的詩魂。

學不積不厚。人生存的在價值,是從生活和文化的經歷中開啓的。文瑞六十年的生活經歷,積澱了她的文化底蘊。軍旅之家的遺風,浸潤在她的血脈中。炎黃文化傳承的責任,鐫刻在她的心裏。

《雲岫潮音》多是文瑞在山裏揮就的,詩文帶著山的剛毅,帶著流水的歡暢。她沒有辜負青山翠穀,令山水生情;山川厚愛,她從不寂寞。

她讓生命的每一天都綻放著美麗。

譚芯芯簡介:女,北京。發表作品有散文、詩歌、論文、人物傳記等。

上一篇

東堤阿黃的胡思亂想 (另附詩二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