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骨笛

吳霜

白骨露於野,千裏無雞鳴。——曹操《蒿裏行》

連日的陰雨,泡得中原大地,日月無光。

昨夜,暴雨衝開了地面的浮土,露出累累白骨。

提蘭的目光竭力避開這一切。她正提著裙子,一步一步走向河邊。

其他同學其實不是很明白,時間旅行的選擇這麼多,提蘭為什麼總要去五胡亂華——中國歷史上最混亂殘酷的時期。

五胡亂華——中國歷史上最混亂殘酷的時期

但,時間旅行實驗期間,除了發起者——量子物理學專家張教授外,志願者的記憶是嚴禁交換的,其他同學也只能揣測而已。

夜風帶來了河水的味道。無月無星的空茫中,提蘭止步於窸窣的水聲。

黑暗盡頭,有一盞漁燈,隱隱映著一艘小船。冷風過來,燈光映在淋漓的水面,彷彿星子一樣散開。

漁燈的分身讓提蘭想起了平行宇宙。

從很小的時候,提蘭就反覆夢見一些真實而奇異的場景,彷彿自己在不同的世界中穿梭。醒來後,她往往會用夢裏的衣食住行細節來考據,發現那些自己曾經生活過的地方,有西夏的西平府,清代的揚州,甚至江戶幕府時期的京都。

人死後會去哪裏?她曾這樣問過時間機器的發明者——自己的導師張教授。

張教授的回答是,靈魂會在各個平行宇宙之間穿梭。

靈魂在各個平行宇宙之間穿梭

作為大學教授,張教授發明了時間機器。第一批試用者,是學生志願者,包括提蘭。

應徵的原因,是提蘭隱隱覺得,那些夢境都曾真實發生,是自己不同前世累迭的記憶。

她爭取到了第一批試用者的資格。

三個月前,提蘭過了十八歲生日。自那天起,她的夢境就只剩下兩種:五胡亂華時期的某個荒野,和一艘巨大瑩亮飛船上的羽人——一些長著翅膀的異族人。他們正驚慌失措地用雙翅擦拭著臉上的血漬,彷彿剛從某場浩劫中逃脫。一個年輕的男性羽人正駕駛飛船,緩慢而無望地,在星海中一圈圈航行。

羽人的漫畫形象

提蘭彷彿也是這些羽人中的一個。那一世,她似乎愛慕著那個駕駛飛船的羽人——夢中,她的眼睛幾乎不能離開他。

他的名字應該是「春陽」——其他羽人稱他為族長。

夢境總是這樣結束:春陽側過身來,消瘦的面孔上,目光猶如雪亮的利刃;而他身後,左翅血污淋淋,而右翅,竟被齊根折斷,只剩凹凸的骨茬。

五胡亂華,找回來。他輕輕地說。

找回什麼?

然而,每次提蘭還未能開口,夢境就已經消散。

經過一段時間的資料查找,提蘭覺得那艘飛船,很像是《拾遺記》中提到的「貫月槎」(1)。

古書《拾遺記》中提到的貫月槎

在前幾次的試驗裏,漁燈每次都會出現。提蘭隱隱覺得,那就是自己要「找回來」的東西。

這是最後一次實驗,張教授就要關閉時間旅行的通道。下次用,不知要到什麼時候。

漁燈和小船仍然沒有移動的跡象。

提蘭終於下定決心,鳧入水中。

水很冷,但並非不能承受。更讓人恐懼的,是虛無。

無星無月的黑暗中,提蘭漸漸游離了白骨森森的河岸。

微茫的虛空裏,漁燈漸漸近了。

提蘭爬上晃蕩的木船,吱呀的響聲順著河水傳得很遠。

那盞 「 漁燈」,竟是一支修長的,泛著瑩瑩綠光的笛子。

手觸到笛子的一瞬,提蘭突然明白。

冰冷細潤的質感,非金非玉。這是一支骨笛,由春陽被折下的右翅做成。

骨笛

提蘭下意識將骨笛湊到嘴邊,想要吹響。周圍的時空,卻出現了漣漪一般的擾動。

實驗突然提前結束了。

張教授說,實驗的異常結束,意味著提蘭接觸到了某種十分重要的時空「拐點」,可能會對歷史進程產生相當巨大的擾動。

事後,張教授給了她一份資料。

西海崑崙山側,有羽族由異星而來,生雙翼,通仙語,千年隱世而居。以族長右翼做骨笛,可召大悲力烈火,焚金裂石。時逢五胡亂華,外寇入,烽火連城,羽族大敗。族長自折右翼為骨笛,燃烈焰百丈,抵敵寇,率殘餘羽族,乘貫月槎逃離,下落不明。

「這是傳說嗎?」提蘭沉默了一會,才開口問張教授。

「也可能是某個平行時空流傳下來的,真實的歷史。畢竟時間機器的原理,就是在不斷分叉的旅行過程中,誕生新的宇宙。」張教授狡黠一笑。

提蘭望著這段文字,沒有開口。

有兩件事,張教授錯了。

春陽並非「自折」右翼。雙翼連心,羽族人是無法折下自己的羽翼的。

提蘭觸摸到人骨笛的一瞬,彷彿打開了一個奇特的時間缺口,記憶紛至遝來。

羽族那一世,提蘭是春陽的祭司。春陽的右翼,是在他的強令下,由提蘭親手折斷。

那些外族人以毒浸入水源,再以絲網纏住麻痹的羽族部眾。細弱高傲的羽族眾人,肉身橫遭踐踏,直至碾入塵土。

折斷春陽羽翼的一瞬,愛慕著他的提蘭,心臟幾乎碎裂。

笛聲響起,春陽召喚了貫月槎——千年以前送他們來到地球的貫月槎,一直以隕石的方式流蕩在地球附近。

貫月槎:古人想象的UFO

提蘭再沒見過那樣的烈火。

貫月槎的尾焰,足有百丈,燒得數十里地表赤紅,外族人焦黑的皮骨散落其間。

火光映著春陽失血的臉孔,呈現出透明的光色,宛如折翼的鬼神。

還有一件事,張教授沒有留心。

有兩種情況,實驗會強制性中斷。張教授以為提蘭的實驗,是觸碰了影響歷史走向的重要拐點;其實,是提蘭帶回了不屬於這個時代的物品。

陽春三月,畢業在即。提蘭背著書包,向張教授實驗室的方向,匆匆走著。

書包裏,隱隱有個細長的物品。她要將它親手交還給春陽。

她已經很久沒有做夢了。

註:(1)貫月槎,出自東晉王嘉《拾遺記》:「堯登位三十年,有巨槎浮於西海,槎上有光,夜明晝滅,海人望其光,乍大乍小,若星月之出入矣。槎常浮繞四海,十二年一周天,周而復始,名日貫月槎,亦謂掛星槎。羽人棲息其上,群仙含露以漱,日月之光則如暝矣。虞夏之季,不復記其出沒,遊海之人,猶傳其神偉也。」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吳霜簡介:科幻作家、編劇、譯者。獲第六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科幻電影創意金獎、第九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中篇小說銀獎。作品編入科幻選集《碎星星》,出版個人科幻小說集《雙生》、翻譯作品集《思維的形狀》。

臨汾堯廟記勝

上一篇

寬宏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