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皂

河崎深雪

我每年都有自己的「熱點話題」。今年我的熱點是「香皂」。

可能最先引起注意的是,元旦後我跟朋友去東京日本橋新開的時尚商場,在那裏買了一塊台灣製造的月桃香皂。價格有點貴,一千七百日元。這是專門用於洗臉的。

後來,新冠病毒的疫情在全世界出現,東京也不例外,媒體每天宣傳防疫,號召大家要好好洗手,以及該怎麼洗手等等。所以我買了好幾塊橘子香皂和檸檬香皂。顧名思義橘子香皂含有橘子皮,顔色呈現淡淡的橙色,香味清新。這是洗手用的。

作者今年迷上「香皂」。

近來我還用上了廚房專用肥皂。以前的廚房肥皂效果不好,總是在玻璃杯上留下了肥皂渣痕,而現在的肥皂挺好,連玻璃杯都洗得亮晶晶的。除了洗碗以外當然還可以洗抹布,又乾淨,又環保。

接下來還有淋浴時用的,最好用的是阿勒頗(Aleppo)橄欖皂。阿勒頗是敘利亞的第二大城市,阿勒頗皂是手工天然製成的。過去我每年入夏用美國製造的SEA BREEZE(海風)沐浴露。這個沐浴露也有近一百二十年的歷史。含有薄荷、尤加利等清涼的成分,所以夏天用它非常清爽和舒服,倒過來要是你覺得太涼快的話,就意味著秋天已經來到了。所以我每年努力在秋天來之前用完。今年買了一塊阿勒頗橄欖皂,雖然沒有SEA BREEZE那麼涼快的感覺,也沒有香味,但用它來洗澡就知道皮膚有沒有緊繃,用過後很乾淨,又很滋潤。整個身體都有輕鬆多了的感覺。

我曾在美國住過一年,當時用過Dove(多芬)香皂。價廉物美,那個白白的奶油樣的使用感和香味,是我對美國生活的一個回憶。我居住在上海的時候當然用過「上海藥皂」等牌子,那個紅色盒子裝的,是有點怪味的,……呵呵,很衛生。我好奇心很強呢。

阿勒頗橄欖皂雖然沒有月桃香皂那麼貴,但還是比一般香皂高六、七倍。那麼日本傳統的米糠香皂又會怎麼樣呢?我又按下了網絡購物的回車鍵……,嗯嗯,用它還很不錯。

後來,我的好奇心、研究心稍微燃燒起來了。又買了牛奶香皂。這個有淡淡的牛奶香味。挺好,用這個,我的小腿肚都像牛奶那樣光滑了。根據我三番幾次的研究表明,至今為止,性比價最強的是這個北海道牛奶香皂。但,還得等等,還有法國馬賽香皂,我還沒有用過。我一定會買薰衣草味的。

如今好季節來到,為了驅散一天的疲勞,泡一個暖暖的熱水澡,要好好用上喜愛的各種香皂了。

其實,由於我喜歡上月桃香皂,今年春天特意在網絡上買下了月桃種子。寄過來的東西是一個小小的棉花球大的種子被裝在信封裏。哎呀,只有這麼一粒的種子嗎?但揉一揉它之後就發現在白色的小球裏,共有五十多粒小種子。呵呵,那就好。於是我種在我家小院子裏的幾個地方,夢想著,我自己製造月桃香皂。萬一自己做太難了,那就把月桃葉子放在衣櫃裏。葉子有清香,聽說可以防蟲,很天然。我夢想著我的衣服都撒發出月桃香味。所以每天都給它澆水,但是兩個星期過去了也沒發芽,一個月過去了也沒發芽,兩個月過去了依然沒見發芽。……終於我放棄了我的「月桃香皂之夢」。

起秋風了。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

如今好季節來到,為了驅散一天的疲勞,泡一個暖暖的熱水澡,我要好好用上我喜愛的各種香皂了。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河崎深雪(河崎みゆき)簡介:文學博士。日語性別語言學會評議員,日本華文女作家協會會員。曾在華中科技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任教,現任日本國學院大學教師。著有中文版《漢語角色語言研究》(二○一七年商務印書館)。並發表漢日雙語詩作和詩歌譯文。有詩作發表於《香港文學》雜誌。

下一篇

這個秋天,我被隔離:從英入境紀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