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圈外

進入九月,手機突然跳出了去年同期攝影的內存,當它自動回放時我眼前浮出阿爾卑斯山的日日夜夜,呈現了一個充滿刺激、挑戰人生極限的山地徒步的精彩片段,同時也令我心有餘悸地回到了瑞士克萬特蘭機場和荷蘭西佛爾機場,為兩次化險為夷的驚悚事件額手稱慶。這個故事令我終生難忘,以我這樣一個身經百戰的旅遊老手,竟然會出現這麼大的差錯,不妨說出來給大家敲一記警鐘吧。

去年夏末秋初,我從歐洲捷克的布拉格入境,途徑奧地利、匈牙利、德國和瑞士等國,與隊友一起開拓了探險旅行的徒步路徑。最後一天,我在日內瓦與夥伴們依依不捨地告別後,單獨在酒店多住了一晚,準備第二天飛往阿姆斯特丹,在那裏轉機飛回日本東京。正好能趕上成田機場飛往菲律賓的航班,不耽誤參加馬尼拉的國際會議。

去年夏末秋初,作者從歐洲捷克的布拉格入境,途徑奧地利、匈牙利、德國和瑞士等國。

小狐是我們團隊的資深導遊,年紀比我小兩輪,做事細緻慎密,我倆在飯店裏吃完了牛肉鐵板燒,小狐不放心地說:「您再確認一下出發時間吧,明早不要睡過頭了。」時值深夜十一時,小狐要去機場登機,就此握別。我回到房間打算整理行李,卻因連日疲勞,身子一歪倒就睡著了。凌晨兩點我醒了過來,在手機上確認航班時間,突然間想起幾天前改動過機票,原來是在蘇黎世登機,後來改為日內瓦登機。我反覆核實機票單,才明白航空公司未曾取消蘇黎世航班,我的行程是從日內瓦飛到蘇黎世,連接原先預定好的航班。我頓時驚慌得六神無主,必須一早趕到機場弄到一張七點多飛往蘇黎世的機票。

當時正值歐洲旅遊高峰,機票特別緊張。我哭喪著臉到酒店前台求救,得到的信息是日內瓦機場很小,早晨五點半才有人在售票窗口值班。我只好在四點半時叫了一部出租車去機場。司機睡眼朦朧地說,這時候機場沒有一個人。我一聽就緊張了,因為二○○○年我在彼得堡,坐凌晨四點的出租車去二號機場,大霧彌漫機場,下了車我心裏打著邊鼓,經過倒塌的建築物,走進空蕩無人的候機廳。過了一會一陣沉重的腳步聲響起,一個高頭大馬的警察走了進來,他看過護照後沒收小費就離開了。那時關於俄國警察的惡評幾乎與黑社會差不多,敲詐勒索,甚至殺人搶錢。整個過程中我的臉一定蒼白如紙。好了,現在這地方是瑞士,天下最安全的國度,不必害怕警察。但歐洲小偷防不勝防,但願他們不會在這麼早的時間混進機場作亂。

眼睜睜地等到售票處的燈全都亮了,已經有一排人站在窗口。我結結巴巴地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遍,售票員在紙上寫了一個數字,我驚訝地問:「是瑞士法郎嗎?」 「是。」我窘得無話可說,一張機票自行作廢,一張補票付六百五十法郎,相當於五千多人民幣,這真是貴得離譜。

我灰溜溜地上了飛機,在蘇黎世轉機來到荷蘭。下午二時到達阿姆斯特丹的西佛爾機場,神經又開始高度集中。只見過道上人來人往,全世界的人都朝自己的既定方向匆匆來去。我看到一排電腦上掛著轉機服務台的牌子,於是拿著護照、登機牌和行李站在電腦屏幕前,填寫欄目和獲得下一個登機閘口的指示。

去年夏末秋初,作者與隊友一起開拓了歐洲探險旅行的徒步路徑。

我坐過無數次荷蘭航空公司航班,第一次發覺西佛爾機場之大,遠遠超過了想像。它共有六個不同的通道,通過中央集轉站被連接起來。歐洲航班主要由單元 B、C 和 D 接待,洲際航班主要由單元 E、F 和 G接待。我走向C單元的登機閘口,感到路程很長,差不多走了一千多米才進入關卡。這時我才發現手中的護照不翼而飛,頓時大腦一片空白,渾身癱軟。我不記得在哪個通道上的閘口下了飛機,也不記得離開服務電腦後走了多少路轉了多少彎才來到這個登機關卡。我看了看周圍,發現沒人能夠幫忙,我只好一邊忍住淚水,一邊努力尋找記憶點來辨別方向。半途中我拉住機場工作人員問有什麼辦法可以找到我下機的出口處,那人聳聳肩膀表示他不在這個服務區工作,我大聲問歐洲來的飛機是哪個方向,他指指前方,我拼命地跑過去,在一個轉彎角上我奔下樓梯確認這裏是否有我上過的廁所。果然沒錯,我狂喜地復奔上樓,遠遠看見了我登錄過的轉機服務台(機場有無數個這樣的服務台)。謝天謝地,太好了,護照和登機卡還在桌上。我一把奪過來又開始拼命狂奔,因為飛機馬上要起飛了。幸虧在阿爾卑斯山天天徒步練就了體力,這一路狂奔,跑出了一身汗水和心跳過速。直到登機坐入座位,我還在大口大口地喘氣,裏外二層衣服全都濕透了。慢慢地心率終於平靜下來了,飛機穩穩地在秋天的藍空中飛行,我以逃過一劫的僥幸心情,喜滋滋地打開了荷蘭航空配備的盒飯。有一根十分堅實的甜點冰淇凌,我拿起來就咬,很不幸,一口就把一顆門牙連根嘣斷了。

今年秋季,我來往於牙科醫院,為的是把這顆全損的牙重新扶立起來。這是一個刻骨銘心的教訓,告誡我以後出門旅遊時一定要核對時間表。可是去年那時候,是絕對想不到今年旅遊旺季的九月,我只能憑籍美好的記憶讓旅遊之夢在山水間蕩漾。新冠病毒疫情難控,各國出入境嚴加防範,我們的登山鞋和手杖,竟失去了用武之地。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華純簡介:世界華文旅遊文學聯會理事、日本華文女作家協會會長。兼任暨南大學、華東政法大學兼職客座研究員、上海大學客座教授。出版有長中篇小說、散文、詩歌等著作。
主要成就:處女作入圍二○○三年「首屆全國環境文學獎(長篇小說)」,散文集、中短篇小說獲「首屆華僑華人中山杯獎」、「中國新移民文學優秀創作獎」、「台灣僑聯文學著述獎」等。作品被收編選摘於《二○一○年中國散文精選》(中國作協創研部)、《低碳經濟論》(國家環保科技學術論文集)、《二○一六海外華文文學上海論壇文集》等。二○一四年獲得「第三屆華僑華人中山杯伯樂獎」。《母親河的懷抱》獲二○一九年「記住鄉愁──世界華文散文詩大賽」銀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