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滿懷憧憬的夏天昂首前行

張志豪  《香港作家》網絡版執行主編

受疫情籠罩春天過後,迎來蜩螗聒噪不斷的盛夏,共鳴結伴陽光,滋長萬物,欣欣向榮,滿含希望活力。加上香港多日本土零感染的實況、中小學復課,與限聚令進一步放寬,大家的生活開始在口罩下逐漸回復日常。

今期特輯「相約在今夏」就在這種正向、滿懷憧憬的氣氛中展開。東瑞期待著涼涼夏季,清晨陽台上品咖啡讀書,海濱的木長椅上看夕陽人流,江南水鄉小巷相約漫步同行,樂土峇里島京達瑪尼度假推薦。潘明珠與日本舊同學美奈子「暑中見舞」的夏日之約,有捧著宇治金時刨冰,穿上彩麗浴衣、木屐,逛納涼大會,以至夜登富士山的美好。潘金英筆下則散發著劍橋充滿生命的溫暖和愛,且熠熠生輝的夏日陽光。

涼涼夏展卷,「夏天正是讀書天」(1),不讀書,無以成器。「讀幾句,養眼;讀幾行,養身;讀幾頁,養心;讀半卷,綠化心靈。」(2)讀累了不妨望望窗前那一盆盆紫紅翠綠,飽含大自然界奇妙之力的盆栽,既可護目、鬆弛神經,亦可窺探強大的生命力給予人類的重要啟示。(3)

餓了,炎炎夏日,可以來一碟美味可口的「糟貨」(糟鹵製成的涼菜),糟豬手、糟鳳爪、糟門腔、糟雞、糟鴨、糟大蝦、糟魚片、糟毛豆……配上冰凍啤酒、冰塊威士己,既解饞又降暑,更可呼朋圍話,真乃人生一大樂事。

嘗試「把心安靜下來的時刻,一個新的世界慢慢敞開了。」(4)聽聽一個笑笑的女孩燕燕訴心事,投入六月依戀陽光下的台南物語,以及佛教名山雲南雞足山上,明朝地理學家、旅行家和文學家徐霞客萬里遐征的最後蹤跡。

而今期特稿,李遠榮秘書長的〈千淘萬漉雖辛苦 吹盡狂沙始到金──我和傳記文學〉,更堪細讀,文中縷述撰寫傳記文學的心得,與多位名家交往的奇緣:素昧平生,譽滿天下的戲劇家曹禺令人喜出望外的覆函;「年在萬人之上」的冰心題示:「這是一本香港野雞書店出的書,不值得一買,李遠榮先生,你上當了!」;對孫中山先生後裔王纕蕙和王弘之名字筆誤的道歉;郁達夫前妻王映霞,離新加坡,郁達夫並沒有在南天酒樓為她送別的真相……行文引人入勝,兼富深意,標舉傳記文學為傳主平冤昭雪的責任、奇緣機遇所增加的可讀性、鍥而不捨的辨真精神。

 

美文在手,伴我們在這個滿懷憧憬的夏天昂首前行。

 

 

註:
(1)黃秀蓮:〈夏天正是讀書天。〉,本期。
(2)東  瑞〈期待涼涼夏季〉,本期。
(3)賴慶芳:〈盆栽的啟示〉,本期。
(4)木  子:〈你能把心安靜下來嗎〉,本期。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第十三屆澳門文學獎(本地組及公開組8月至12月接受投稿)

上一篇

夏日裏的糟香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