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陽光明媚

潘金英

夏日下劍橋。(資料圖片)

「疫情緩和,可有心情久別重逢?飯聚聯誼?英明姊妹,按往年,六月你們飛英;今年如何?仍飛嗎?……」凝視好友Y的微訊,心情別有一番滋味。

每年夏季,在六月裏一片慶祝端午賽龍舟的熱鬧聲中,我和妹妹都會飛到遙遠的英國,八月才回港。

無法忘懷去年仲夏,再一次我和明珠來到劍橋,再和好友共遊!

藍天白雲,陽光明媚;二○一九年的仲夏,和前年二○一八的夏日一樣,絲毫不變。生活有時帶來驚喜,二一八年我們和故友倚梅夫婦,愉快地道別揮手時,說:明年二一九再見呀!

倚梅打算不住女兒家,另買屋了;我們約定二一九年夏,再訪新居咯!

於是,去年二一九應約再來,盼著訪摯友新居,嚐倚梅那自家造的美味麵包……

可是,生活有時也帶來驚奇。車站上缺了一個他,衹見倚梅獨個兒呆在劍橋巴士站旁!

沿著路並肩走著走著,倚梅欲言又止;我和明珠邊走邊聽,竟是一段段觸目驚心的事,浮在耳畔煎熬著久違的人!

她隱藏的淚光,使我忍不住輕拍她肩,擁抱她瘦了一圈的身子,真能感受她身心揹著的沉甸甸的重擔啊!

原來是一宗意想不到的交通意外,使健壯的男子漢躺床多月了!

我們隨倚梅急急往她家裏去,掛惦著看望阿祖!二一八年夏,她丈夫阿祖,曾陪我們到處逛,看劍橋的數字橋,坐特色划艇看湖光水影;在大學林立的劍橋路上、樹下,教擺美好的姿態拍照,心想著志摩和濟慈美麗的詩篇……

一八年夏的賞心樂事,似是昨天;誰知二一九年夏的那次探望,竟驚聞阿祖遭逢橫禍,真是天意難料!新居入伙,卻逢意外,難怪總說福禍相生!唉!怎料到他未可前行來車站接我們,更萬料不到這意外竟大傷了他的頸及腰腿神經線,致令阿祖無法行走,連久坐也未可勉強!

觀阿祖神情,今不如昔了,他坐片刻即須入房躺床;然而,阿祖真正是勇者!他雖是遇上這突然的蹇運,卻從未有喪志灰心!

那時我們坐在他面前,心裏難過,也有點沮喪,真不知該怎說安慰的話來……可是,阿祖卻勉力提起精神,笑述就醫過程;我聽著,內心感到又驚又險;但憶述交通意外的人,卻活脫脫好像是轉述別人的故事,他甚至笑吟吟吐出一句:「近日我終於可站起來了!生活有變,人得隨遇而安……

他有賢妻,二人都說到做到;倚梅真正是忘憂忘倦,樂觀應對! 而他力讚妻子日夜悉心照料,她功不可抹!我們為他倆鼓掌,心裏汗顏呀,沒能為摯友倆做點甚麼……我們常有錯覺,以為眼下萬事萬物都可在原處不變,就像一本詩集,打開去年沒看完的那一頁,就可再看下去,世事原來並不如此!其實,人是不知道生活會遇上甚麼!

倚梅夫婦已遷住新居多時,但很多衣物尚未拆箱、開封;事因在這片夏日晴空下,瞬間竟是晴天霹靂,突然遇上的一場交通意外,阿祖從生死的邊緣跨過來,跌入漫長的困境,從健步自如變得只可坐臥……倚梅哪來心力執屋?哪還有心思自家造麵包?……

人生的瞬息萬變、起起落落,人際的悲歡離合;對於我們而言,都是種種大考驗,是上天要使人更強更勇、心志和愛,都更堅定嗎?

倚梅說:「劍橋久雨的日子,終於看見陽光了。」下午決定扶阿祖出陽台去,就是曬曬太陽,也是很好的。

六月的陽光,灑在阿祖和我們身上,暖洋洋的,陽光所照之處,是明朗剔透而亮麗的,讓人心中不由得歡喜起來,感到生活原來是這麼美好啊!

倚梅說:「你不要笑我這樣驚訝,陽光不是一定會照進來,照進我們心裏;難得生活有美好的陽光,不能辜負它呀! 

是啊,我太認同了。要讓陽光照進心裏,一句平凡的話,簡單的道理,卻令人醍醐灌頂。也許,因為陽光在香港太常見,太平凡,也就容易被人們忽略吧。

阿祖其實是幸運兒,幸虧他一直有賢妻陪在自己身邊,倚梅一直陪他渡過種種難關;遭遇不幸,卻是不幸中之大幸,在平淡中還算非常幸福。縱使今昔不同了,如今平凡安定的生活,其實也是美好的,見證著彌久日新的愛;只是我們忘了關注陽光,忘了擁抱它。正是這樣,平凡生活的淺顯道理,不會察覺,也就容易被人遺忘了。

原來,生活有時也帶來驚恐。回到香港,我們所見,各種人事可說一直是漸有所改變;新思潮新事物層出不窮,舊傳統一點點剝蝕,平凡安定的生活竟捲起波瀾。眼下的今日香港,一切都方便快捷,社會上有不少人衣食無憂,彷彿一切如意發展;檢視過去的平凡日子多好呢,如今都不同了,安定美好的生活,竟轉眼消逝,風過不留痕,如同世界迷失了陽光。

陽光下的日子。(資料圖片)

原來人生許多事,並不都是理所當然的。陽光,也不是理所當然的會照進每個人的心裏。我覺得小城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似是無事惹是非,好端端的交通燈、地鐵、日常生活的食店、商舖,為甚麼要遭壞分子拆毀、搗壞?自作孽、不可活,香港多風雨,壞蛋未知是何居心?心裏,是否把自己禁囚在暗黑牢房中呢?往昔我總以為小城美好,人們善良,今日驚覺到見利忘義者眾、不分青紅皂白者形成惡勢力, 才知人性複雜,社會兇險。人,真是不知道生活會遭遇到甚麼!

年,一月的冬日,我們乘飛機回港,機艙座位空蕩蕩的,客稀得寥寥可數,明珠和我兩個乘客,皆感覺沒人坐的位,恍如給哪位大人物包了場般,千斤沉重!其實,那時關注疫情新聞的我們,沉浸在驚恐、懼怕、悲傷之中,心中已忘了擁抱陽光。

原來,陽光真不是理所當然的照進人的心裏。二年的春天,在驚天動地的病毒來襲中亮相,令人驚惶失措,漫漫長夜,人人自危。香港受冠狀病毒突侵,封城封境,難受控制,甚至,有些人患上了抑鬱症,心是黯然失色的,感到難關重重難渡過,多麼絕望啊!

不幸的遭遇,誰也不想;既來之,則安之!抵擋病毒既然已經成為耐久之戰,再怎麼害怕、悲傷,也不能重回當初未來襲之時了。怎能還沉浸在悲痛恐慌中呢?

我們要擁抱的陽光的正能量,作出所有的努力,持久地齊心抗疫!生活是廣闊的,就像灑遍大地的陽光。抗疫要分離,往來不相見;但大家並未相忘於戴口罩的時光裏,仍然可以手機、視訊傾談問安,在疫情的時光裏,春天漸漸走遠了。

夏日來了,生命有很多溫暖和愛,如同熠熠生輝的陽光。二一九年的夏天,我們相約劍橋,在倚梅新居喝茶,欣賞陽台外見到的大片草坪美景,相忘於互訴傾談的時光裏;我們曬著暖暖的五彩陽光,心中覺得幸福而富有,這種富有,不關乎物質的擁有,是我們心靈中知足的幸福。

夏日來了,生命有很多溫暖和愛,如同熠熠生輝的陽光。 作者攝於劍橋。

我們相擁道別時,友情依依,好好珍重;相信明年二會再見面,重逢會再見到康復的祖、倚梅的笑面。人生有很多美好等著我們去發現,怎可以把自己禁錮在黑暗呢?擁抱陽光吧,讓陽光照進心裏,深信生活都是有希望的。我們不怕生活有變,常有陽光的正能量! 遠方有惦念,友情永不變!

而二年的夏天,已緩緩的在春的迷霧中悄然來到,好像是非常的自然而來的,我住的山村上,草木靜靜生長著,花兒默默開放著,飛鳥蟲獸都活潑潑出來了,六月,一瞬間就來了。

春天的終點,是夏天的起點;夏天的終點,又是秋天的起點……每天有早晨、下午、黃昏、深夜;季節有春、夏、秋、冬;人生有起、承、轉、合,生活不就同樣如此嗎?

年六月來了,這是大家日盼夜望的夏天,這是我們經歷過漫長疫情後的夏天,這是我們抱有種種體會和思念、思考和感悟的夏天, 大家有沒有擁抱陽光?讓快樂陽光照進心裏呢?

從今以後,要讓自己的心豁然開朗,假如過去的心靈,蒙上煩惱灰暗,看到的盡是黯淡無光,請擁抱陽光吧!珍惜陽光,忘記失去的,珍惜所擁有的;讓自己的心光明起來,盡其在我,盡己所能;遇到困難告訴自己:生活總會有陽光,人要變得更強、更勇、更有愛和力量;人生就一定會變得更美好。

遠方有我們的友情和惦念,送春迎夏,霧散迎曙光,仲夏七月,我們再出發!到劍橋去、到詩和遠方去,夏日的天空,會更藍吧!

 

潘金英簡介:香港公開大學兼任講師,香港作家聯會委任理事,公職任香港藝發局文學評審。曾獲香港不同的文學獎:如童詩、故事、散文、小說及劇本寫作獎,近著有《心窗常開》、《三棱鏡》、《兩個噴泉》等,現為《文匯報》寫專欄,客串主持香港電台文化節目《文學相對論》。

下一篇

《香港作家》網絡版「編委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