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果系列三首

紅菜苔——蔬果系列之一

喻大翔​

 

這座城市

依兩江而矗三鎮

挑南北而帶東西

 

疏忽長江的不是漢江

疏忽古琴台的不是琴斷口

疏忽龜蛇二山的不是木蘭山

疏忽黃鶴樓的不是晴川閣

疏忽漢陽樹的不是鸚鵡洲

疏忽江漢路的不是珞喻路

疏忽長江大橋的不是東湖隧道

疏忽百步亭的不是光谷

 

疏忽陽剛的不是陰柔

疏忽男人的不是女人

疏忽戰國的不是唐宋

疏忽花木蘭的不是韓英

疏忽屈原的不是孟浩然

疏忽武昌魚的不是白雲邊

疏忽漢劇的不是黃陂大鼓

疏忽竹床縫裏的酷夏不是熱乾麵

疏忽武昌站的不是天河機場

 

天降一地紅菜苔

把武漢味栽種得大紅大紫

 

紅菜苔啊紫菜苔

洪山出産的紅菜苔

寶通塔下的紅菜苔

滿身熱血的紅菜苔

含陽生陰的紅菜苔

化剛為柔的紅菜苔

漾著千湖水光的紅菜苔

 

在霜花中開花的紅菜苔

在雪景中傲雪的紅菜苔

救助孤寡的紅菜苔

孫權孝母的紅菜苔

李白崔顥夢吟的紅菜苔

蘇軾在東坡種過的紅菜苔

黃庭堅於松風閣寫過的紅菜苔

皇宮應季之金殿玉菜

黎元洪用鐵軌思念的家鄉

 

菜市場醒著的紅菜苔

公交車睡著的紅菜苔

自行車坐著的紅菜苔

灶台上站著的紅菜苔

臘肉裏脆著的紅菜苔

酒杯裏漾著的紅菜苔

異鄉人說夢話的紅菜苔

隱著微苦甚至大苦的紅菜苔

會敘事會抒情會訴說的紅菜苔

 

在這座城市

離寶通禪寺不遠的水果湖

庚子年正月十五

有一個女子

詩人的大學同學

被​苦威(COVID-19)

攻擊的最後一天

兒子追問道:

媽媽,您想吃點麼事嗎?

 

媽媽很弱很弱的聲音:

只想吃口紅菜苔​

 

二○二○年二月一日上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包菜——蔬果系列之二

 

把日光  月光​

霧霾與陰霾

汗水和藥水​

都​包裹進去

 

一層層 

​用手剝開

或用刀切開時

沒有一片

是沒有受傷的

 

問題是

那個又白又硬的

蔸子

當菜餚

還是垃圾呢

 

當苦威(COVID-19)

發威時

很多很多蔬菜

在雪上加霜之晨

——等待蘇醒

 

恍惚中

主婦舉蔸的手

竟   停   在

空   中   了

 

二○二○年二月四日上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桔——蔬果系列之三

 

友人步樓下

遺我宅院桔

桔泛金紅色

亮如天上星​

                     ——引詩

 

這座大城無山

沒有火神山

沒有雷神山

自然,

也沒有終南山

 

但有一座村莊

同濟新村

超過七十年的籬笆

圍成的小院

有一棵

超過七十年的桔樹

後皇嘉樹?

 

院中的皇后

帶著一家人

拔下樹枝上最尖利的一顆刺

注入神樹之神髓

於七十年前的秋天

船行

黃鶴一去不復返的

江城了

 

同濟醫院麻醉科

從此有一管

定海神針

不,定江神針

 

友人說

金桔養肺

我的前任的前任的前任的

美麗的主人

種下的金桔

於今夜下凡了

 

蘇世獨立

橫而不流兮

閉心自慎

終不失過兮

秉德無私

參天地兮

願歲並謝

與長友兮

 

詩人趁遙夜

用小刀

將桔子切成花

放入冰塘

還有水

用從更遙遠的神山

火焰山下的藍色火焰

燉成了

 

屈原所吟的桔頌

李時珍開的藥方

讓宅了一個多月的

老宅男宅女的胸腔

在夢中

閃耀著金紅色

神祕的星空了

 

二○二○年二月十一日上海

 

附記:同濟大學醫學院連同附屬同濟醫院,於一九五一年秋冬奉命遷往漢口,一大批從抗戰中成長起來的頂尖醫家也船行江城,一去不返。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喻大翔簡介:

詩人、散文家、文學評論家。天律天獅學院中國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同濟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文化建設委員會副主任。

 

下一篇

同一片天空,我們都被籠罩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