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後語:共譜兩地的藏夢

張志豪  《香港作家》網路版執行主編

西藏文化是中華文化中的一顆璀璨明珠,也是世界文化中的一份寶貴財富。藏民族世代生活在青藏高原,面對獨特而壯麗的的自然條件和艱苦的生存環境,表現出頑強的生命力和對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

感謝萍兒小姐策劃及聯繫西藏雪域萱歌詩歌團隊,讓香江和西藏的詩歌碰撞。本期特輯「西藏放歌」,十位西藏詩人,帶來十道藏地聲音:吉米平階回溯納木娜尼的傳說,寫下了一首過去獻給未來的愛情詩。劉萱走進冬天的藏北格仁措:「無人回答的曠野/奔跑的羊群和牧羊女/搖晃了一下/足下的花朵/忽地/夢擠進了雪花」。敖超立在第三極,懷抱所有夢想,與他的新西藏,共赴一場地老天荒。陳躍軍坐在雅江邊,遙望香港,掬起一捧水,細細品嘗。普姆雍措它是天的延展,也是幽居於群山中兀自嬉戲的精靈,白瑪央金遇上這「柔波中的天然語言」,茫然「失語」。納穆卓瑪抒發了對潔白春天的嚮往,沉醉祥雲繞聖城的壯麗。劉沐陽眷戀雅魯藏布江的春天與八月雅礱的花影麥香。德西活現了類烏齊伊日大峽谷被魔咒掩蓋了的度母般聖潔的面龐。在拉薩的池塘邊宮牆外幽靜之處,文成公主帶來的柳樹下,烏蘭玉兒猜想它向左旋著生長的原由。覺乃.完瑪才讓念想羌塘牧人生活:「在羌塘的湖邊,我欲攜雲朵寄情遠方/從香格里拉摘下一朵杜鵑種在這草原」上。

十位詩人吟詠著一段段瑰麗與神秘的大地風光與文化情懷。

香港相關方面的作家詩人也有所呼應,無數的壯麗風景以外,更有異鄉人真切的感受:「朋友千叮嚀萬囑咐不能洗頭洗澡。她說毛細血管的擴張,會增加耗氧量,容易引起感冒……第二天早晨她去上班,丟下一句『不許出門』的話,順手就把我鎖在了房間裏。貼著她為我準備的氧氣枕頭,老老實實地臥床休息了三天。」(1)亦有即使未曾踏足那片神聖而美麗的國土,但卻抵受不住它之萬有引力的,作出了無限想像:由加勒萬河谷的流水、墨拉薩丁的野花,到高山下的小西藏,再到「喜馬拉雅與雅魯藏布/也流淌出來/沿著地勢/沿著被仰視的目光」(2)。甚至波密小村莊裏,那「桃花的記憶也是前世的記憶」(3)。共譜兩地的藏夢。

另一方面,本期黃秀蓮寫下了對知音譚福基校長的追憶,以至迷茫縹緲間的微妙牽引。陳浩泉仁者樂山,於加國滿目蒼翠、群山壯闊、與野生動物為鄰的鹿野山莊的幽美筆耕歲月,令人嚮往。孫繼成推翻了前人對孔乙己的一些成見,為「知己」直言:「世人眼中的孔乙己,是一個活脫脫的失敗者,也是生活中的一個屌絲,但百年之後的回望,卻顯得他活得如此生動,如此頑強,如此放肆,每時每刻莫不透視著讀書人的靈魂與淒涼……那才是流傳百世的詩書煙火。」(4)這反省深刻有理。

此外潘耀明會長、周蜜蜜副會長追念詩人戴天先生的動人文字,以及王鼎鈞、張承志兩位大家的哲思警語,都十分值得細品。

且引王鼎鈞先生談「寫作方法」的一小節共勉:「能講清楚的部分還是要有人講,講不清楚的那一部分要有人想,語言不能通、靈感可以通,理性不能通、悟性可以通,作文不能通、作夢可以通。江山代有才人出,今人不能通的、後人可以通。」(5)

 

註:

(1)江  揚:〈我在拉薩等你〉,本期。

(2)冬  冬:〈想西藏(外三首)〉,本期。

(3)文  榕:〈波密,桃花的記憶也是前世的記憶〉,本期。

(4)孫繼成:〈知己,還是孔乙己?!〉,本期。

(5)王鼎鈞:〈我的四弘誓願〉,本期。

(本文圖片為資料圖片)

上一篇

雅魯藏布江的春天、雅礱八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