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忼烈老師

蔡炎培

羅忼烈老師辭世經年,影像心藏。小董無意齒及,又好像看見恩師從那條「倒掛的天梯」走上來。「羅老師羅老師,新詩怎寫?」師說,我不懂。子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越日,在宿舍悄悄送我《元曲三百首》。絕版的了。師補上一句。元曲最近現代漢詩,可惜,翻來揭去,有而且只有「斷腸人在天涯」而已。

作者年輕時起已蒙羅忼烈教授(圖)指導。(資料圖片)

畢業了,謝師宴罷,喟然國文分科獎本想給我,但我會考光頭,班主任肥林(祖藻師)並不支持,只好轉由「大孖」陳炳良教授的哥哥,向滿堂貔貅鞠躬如儀。我哈哈大笑。這回來真的了:「羅老師,歷代有多少個狀元,人們只記得李白和杜甫!」

廣州東山培正這個獎,就是羅老師頒給齊桓學長的。以致詩人夏侯無忌,時不時跟我們夸夸其言,齊桓晉文之士,可得聞乎?齊桓確有其人孫述憲;晉文呢,不管是孫述宇還是寫過小說的費力,孫中山先生就是他們的族叔。

孺子不可教。好言要我去港大讀書,錯過了,給小妻子埋怨一輩子。我知道恩師疼我,但在同學仔眼中是給寵壞了。

離校快一甲子,獨處崖樓,「戲贈炎培老弟三絕句」,見字如見師,扇子輕輕一托,下課了,迷迷糊糊地以為疇昔晉公子重耳出亡,實乃桃花扇餘韻。

什麼時候我們才再聽老師一堂課呢?

戲贈炎培老弟三絕句(丙子歲朝)

四十年前君尚童,問詩彷彿悟機鋒。江湖滿地常相憶,世道於今見古風。

拚將性命嫁新詩,也愛花枝共酒卮。斗酒纔成詩半首,還輸李白一些兒。

文名近已遍西東,好句非因窮後工。別有幽情人不解,何妨詩意更朦朧。

作者蔡炎培。(資料圖片)

二○一三年六月

蔡炎培簡介:香港資深詩人、香港作家聯會會員。

上一篇

春風化雨,潤物無聲──悼羅忼烈教授

下一篇

隨和溫雅 句麗詞清──憶羅忼烈教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