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小的蜜蜂代替我死去(外七首)


度母洛妃

一隻小小的蜜蜂。(資料圖片)

死因不明。
我坐在床邊看著停止呼吸的自己
這個肉身原來是一座島嶼
粗礪,辛勞,偶有白晰的部位
停泊過一些人的愛情和仇恨
善良和罪惡在這裏搏鬥過,兩者抵消之後
裏面全空了。
空了真好,不留痕跡,不留傳說
所有的花都向我笑
它們牙齒潔白,眼神清澈
我想再看看這些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叢林,瀑布,果山,幽井,還有未來得及開拓的疆土。
那些未來得及開拓的曼妙疆土才是我的宿命啊
突然,一陣急雨打過來
我的肉身又醒了,此時是早上五點零二分
只是我的枕邊卻躺著一隻小小的蜜蜂
這隻小小的蜜蜂
它,代替我死去。

 

一個杯子裏的世界

一個小小的杯子盛滿天空和百慕達的引力
這個小小的杯子,它吻過無數個活著的人
它聽懂每一句唇語和妄語
這些活著的人都會對它說一句,不要說出去
關於遊戲規則,關於背叛,關於每個人身上的創傷
一個空空的杯子只是靜靜地呆在窗口邊上,等雲朵經過。

風經過,愛它的人經過。
這個空空的杯子
當它打爛了自己,世界就跟著爛。

 

和一朵苜蓿躺在一起

和一朵苜蓿躺在一起
我聞它的氣息打聽地府的消息
地府人滿為患,不需要身份證就可以驗證來歷
我問,那裏什麼職位最缺,薪水多少
住房需要按揭嗎
它噗嗤一聲,你能做什麼?
我啊,洗碗工或做皇上
其他不會。
它猶豫了一下,說這裏沒有這種活幹
你還是先別來了。
「好的!謝謝。」

 

你是涅槃的鳳凰經過我的心——致兩隻剛出生的小麻雀

兩隻被救度的麻雀寶寶
不翼而飛
夜這麼深,你去哪
天那麼大,對你來說確是無處可歸
不是嗎?
昨天你還那麼弱小
昨天我還為你那麼弱小而哭泣
難道注定的劫難你逃不過
難道我出手你還是逃不過
給你喂食,給你水,給你一枝一枝的乾草做窩
給你一根繩一根綫的搭啊
想給你一個夏天的奇遇
想給你一個人間的情懷
你,怎麼可能不告而別
或許,只有一個理由
你是涅槃的小小鳳凰
經過我的心
進天國。

 

祂把宇宙睡成一幅畫

形成之後,祂才讓我微微抬起眼瞼
我驚詫自己如此淡定
這般細緻而遼闊,是的,祂用祂的手親自上色、暈染
像在子宮裏安放一個珍珠
珍珠瞬間又長出山脈
神的骨胳越來越清晰
祂先給我看到祂的側臉,恬靜,無懼,圓滿。如一個碩大的嬰兒
祂天生戴著皇冠而來,均勻地
一呼一吸。
山高起來,城郭出現,翅膀強而有力
這個巨大的嬰兒
祂,把宇宙睡成一幅畫。

 

它說完之後,石榴就開花了!

輪到一棵藿香薊宣讀自己的使命
它必須把神的原話告訴她們

「你不能身懷絕技
你要像雲一樣寂寥於這個塵世
像受苦的她們一樣隱藏自己
當那個遭受不公的人走來
你才能以我的模樣現身
並向他宣揚我的名
然後對他說,你自由了。」
它說完之後,石榴就開花了。

 

我在寂靜中尋找深居的神祇

我每天和它們對話
我競然知道每棵生菜都怕黑
我在第一眼看見自己親手種的南瓜子長出新綠時
蹦出一句
天啊,柔軟的太陽跑進我的地裏。
我在寂靜中尋找深居的神祇
當祂發現我的時候,月亮就特別圓
像父親的眼睛
在黑夜裏盯著他幼小的孤兒。

 

一片楓葉的旨意

一開始就長成天使的樣子,綠意仍是青澀的,
唯有秋天,是神的一次臉紅
我明白,我要飛翔了。

 

度母洛妃簡介:本名何佳霖。女,現居香港。華聲晨報社副總編輯,華星詩壇主編。榮獲第十六屆國際詩人筆會中國當代詩人傑出貢獻金獎、第五屆中國當代詩人貢獻獎、兩岸三地詩歌高峰論壇詩歌大使榮譽稱號、金紫荊愛情詩歌最高榮譽獎等。出版多本詩集。作品被譯成多種文字。

 

上一篇

《作聯點將錄》──劉以鬯

下一篇

這樣的洋河,我不曾夢見(外二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